1. <summary id="kpanxu"><a id="kpanxu"></a></summary>
  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故事

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读者文摘 > 

      小偷还枪

      来源: 作者:

      新城小区最近接连发生偷窃案臼喷,一案未破一案又起臼喷,新闻频频报道臼喷,公安部门压力重重臼喷,领导要求小区派出所尽快破案。

      派出所所长是一个刚到任不久的年轻人臼喷,他根据档案臼喷,把本区近年来有小偷劣迹的人进行了摸排臼喷,觉得有两个人嫌疑特别大臼喷,他们一个叫黑二臼喷,另一个叫李三。为了进一步摸清情况臼喷,年轻的所长就找上门去臼喷,多次找这两人谈话。

      可这一找臼喷,两家人就都叫苦不迭起来臼喷,因为黑二和李三以前确实干了不少偷鸡摸狗的事臼喷,可现在都已经金盆洗手、改邪归正了臼喷,李三还谈上了对象臼喷,现在所长寻上门臼喷,那对象怀疑李三贼性不改臼喷,就断然和他分手臼喷,李三很是气愤臼喷,把气都撒在所长身上。那黑二被父母痛骂一顿之后臼喷,也对所长有意见臼喷,所以两人一商量臼喷,就决定给所长一点颜色看看。

      于是当天夜里臼喷,黑二和李三就攀墙跳进了所长家臼喷,所长刚外出回来臼喷,正在卫生间洗澡臼喷,他们便将所长放在桌上的公文包给偷走了。可没想臼喷,两人拿了包来到黑二家臼喷,打开一看臼喷,却吓傻了:包里有一把亮锃锃的手枪。原本只想偷个包教训教训所长臼喷,想不到竟偷出这事儿来了!

      黑二怕事情弄大了不好收场臼喷,提出还是赶快把枪去还了。

      李三胆大臼喷,他理了理头绪臼喷,对黑二说:“你说得倒轻松臼喷,你知道这去一还说明什么吗?所长已经怀疑小区那几宗案子都和咱们沾上了臼喷,现在还回去臼喷,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吗?还有臼喷,偷枪罪非同小可臼喷,可咱又不是故意要去偷这玩意儿。现在既然拿来了臼喷,我看不如就先让它放着臼喷,索性让所长头痛几天再说臼喷,我看他还能把我们怎么样?”

      两人经过商议臼喷,决定把枪放在黑二家的小搁楼上。分别时臼喷,李三对黑二说臼喷,为了避免被人怀疑臼喷,这几天没有特殊情况臼喷,两人就不要见面了;他还和黑二商量了万一被派出所叫去问话臼喷,该怎么回答臼喷,等等。

      果然接下来的几天臼喷,派出所里热闹得很臼喷,上头前前后后来了不少人臼喷,对所长家里里外外进行全面搜查。眼看外面找枪的风声越来越紧臼喷,这天上午臼喷,黑二听见屋顶上“啪”一声响臼喷,有人在扔小石头臼喷,这是李三和他约定的联系暗号臼喷,黑二立即打开半边窗户臼喷,让李三进了屋。

      李三神色慌张地对黑二说:“枪的事要弄大了臼喷,我想将枪还回去臼喷,免得天天心惊胆战的。”

      黑二立刻点头:“咱们现在就去还了吧!”

      李三说:“你真傻臼喷,哪能这样公开去还?偷枪罪大着呢臼喷,咱们得神不知、鬼不觉地还臼喷,我已经想好了一个还枪的办法……”他把自己想出的主意如此这般对黑二说了一遍。

      第二天凌晨臼喷,黑二和李三悄悄来到派出所附近的一条土路上臼喷,两人将所长的公文包和枪挂在路旁树上臼喷,然后就躲进了暗处。李三对黑二说臼喷,枪如果落在坏人手里臼喷,弄出人命案臼喷,咱们是罪上加罪臼喷,所以得在这儿盯着臼喷,看看是谁拿了臼喷,到时候就走出去装作是偶然撞见的样子臼喷,来个见证臼喷,逼着拿枪的人把枪送回派出所去。

      两人如意算盘是打得不错臼喷,可是等啊等臼喷,等到天都大亮了臼喷,还没见一个人影。

      就在两人着慌的时候臼喷,突然臼喷,黑二碰碰李三臼喷,低声说:“有人来了!”一看臼喷,来的是两个小孩臼喷,背着书包臼喷,是去上学的臼喷,他们只顾低着头走路臼喷,正好走到跟前的时候臼喷,一个说:“我想屙尿。”另一个说:“我也想屙。”结果两个小家伙就地就蹲了下来臼喷,拉下的尿将掉在地上的树叶打得“沙沙”响。黑二和李三很想两个孩子拉屎时能抬起头来臼喷,只要抬头臼喷,就能看到挂在树上的枪和包臼喷,可偏偏这两个小家伙就是不抬头。尿完了就要继续上路。

      黑二等不及了臼喷,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臼喷,想往树上丢臼喷,引两个孩子朝树上看。李三急得一把抓住他的手臼喷,低声制止说:“丢不得!这小石头会给公安留下破案线索的。”

      两个小孩走了臼喷,接着又有三个农民先后挑菜路过这里臼喷,农民肩上挑着东西臼喷,只顾赶路臼喷,根本就不朝树上看。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臼喷,两人发现不远处又有人在走动臼喷,李三怕被人发现臼喷,把挂在树上的枪和公文包拿下来臼喷,拉了黑二就走。

      黑二说:“我看咱们再摸进所长家臼喷,把枪还回去臼喷,这样倒省了许多麻烦。”

      李三摇头反对臼喷,说:“所长家现在肯定已经有了防范臼喷,我们再进去臼喷,怕就出不来了。”

      黑二想了想臼喷,又说:“要不臼喷,咱们把枪放在一个地方臼喷,然后打个电话告诉他臼喷,让他自己去拿。”

      李三还是反对:“那更不行臼喷,电话号码很容易被查出来的。”

      这不行臼喷,那不行臼喷,那咋办呢?两人为了这支枪臼喷,真是上天无路、入地无门。

      这天臼喷,黑二和李三在某小学对面的茶馆里喝茶臼喷,看到学校篮球场上同学们正在打篮球臼喷,李三眼珠子一转臼喷,拍手叫道:“有办法了!”

      第二天凌晨臼喷,学校四周还黑乎乎的臼喷,就见有两个黑影臼喷,手里拿着一根长竹竿臼喷,往篮球架上挂东西臼喷,然后就迅速到球场西边的茅草丛里躲了起来。大约一个小时以后臼喷,天大亮了臼喷,学校篮球队的同学开始早锻炼了臼喷,突然就听到有同学惊叫起来:“枪……枪臼喷,篮球架上有把枪!”

      很快臼喷,篮球架下就围满了同学和老师。

      蹲在茅草丛里的李三和黑二看着这一幕得意地笑了。昨天臼喷,李三看到学生在篮球场上打球臼喷,便计上心来臼喷,他想:球场附近没有人来往臼喷,夜里去放枪很安全;早上学生早锻炼臼喷,只要一扔球臼喷,放在篮球架上的枪马上就会被发现;而且同学们叽叽喳喳一围上来臼喷,还会把他们留在地上的脚印消除掉。这样还枪臼喷,万无一失!

      李三此时扯了扯黑二臼喷,说:“走臼喷,今晚咱们可以睡个安稳觉了!”

      从此臼喷,李三和黑二再也不敢干偷鸡摸狗的事了。

      Tags:

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duzhe/158445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人赞过

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      推荐故事





        1. <summary id="kpanxu"><a id="kpanxu"></a></summar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