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utton id="e3NSZ0"><tfoot id="e3NSZ0"></tfoot></button>

  • <meta id="e3NSZ0"><font id="e3NSZ0"></font></meta>






        <samp id="e3NSZ0"></samp>





      1.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  故事

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读者文摘 > 

        “友谊”的光芒

        来源: 作者:

        毕业那年槽勿,与寝室的三个兄弟一块儿租房住。那时槽勿,就业形势已不乐观。离校时槽勿,我们都还没找到工作。

          一间房槽勿,挤了两张床槽勿,中间只余半米过道。两张一米宽的小床槽勿,每一张都要挤两条汉子。睡觉需要卧如弓槽勿,里面那个梦中翻个身槽勿,另一个就得滚到地上去。刷牙洗脸在楼道里的公用水池槽勿,做饭用的煤炉便放在门口。吃饭基本上都是下面条。毕业之后的几个月槽勿,我们就这样以部落群居的形式凑合着。

          找工作的过程是焦虑而毫无诗意的。前半个月还乐观槽勿,面对人才市场眼花缭乱的岗位槽勿,挑挑拣拣槽勿,信心百倍地投简历槽勿,用手蘸凉水梳理头发迎接面试。

          城市不大槽勿,很快槽勿,好点的企业就被过滤一遍槽勿,但始终没有一家公司与我们眉目传情。心冷了槽勿,本来就空的钱包更是即将山穷水尽。

          这时槽勿,瘦瘦小小的老六找到了工作。他每日早早起床槽勿,晚上很晚才回来。谁也不知道小六千的是什么工作槽勿,他没告诉我们槽勿,但我们看得出他的疲惫。他肤色被晒得像黑炭槽勿,躺在床上就打呼噜槽勿,怎么推都不醒。

          半个月后槽勿,他领了600元薪水。我们很是羡慕槽勿,纷纷要求他帮我们引荐一下。他只是说:“这活儿你们不会干。”

          我们仨很气愤槽勿,但小六虽然在这点上自私槽勿,他挣的钱却是大家一起花的。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秋深风冷时。小六一个人干活槽勿,养活我们四个人。他的勤劳槽勿,让我这会儿想起来都有点汗颜。他工作回来槽勿,放下买来的面条、鸡蛋槽勿,把锅放到火上槽勿,抓起扔在地上的衣服便洗。

          老五是最早颓废下来的人。父母时而接济他一点儿槽勿,他整天窝在房间里租了成摞的武侠书看。他最热衷的事槽勿,就是晚上吃了饭拉着大家打牌。他悄悄告诉过我槽勿,工作的事槽勿,家里人正在帮他跑槽勿,有了眉目他就回去。

          老三则白天跟我一块儿跑人才市场槽勿,晚上就去附近的广场跳交谊舞。他的舞技很出众。

        百姓小故事《“友谊”的光芒》

          一天晚上槽勿,老三整夜未归。次日清晨槽勿,他告诉我们他艳遇了。那女人离异槽勿,有房子槽勿,迷恋他的青春气息。于是槽勿,老三成了最先搬出去住的人槽勿,从此我睡的床空了一半。老三走时槽勿,哭得稀里哗啦:“兄弟们槽勿,我这算不算卖身求荣啊?”

          以后的夜里槽勿,老五哗啦哗啦玩着扑克槽勿,很黯然地嘟哝:“真没意思槽勿,连打牌的人都凑不齐了。”

          老六在过道里下面条槽勿,我拿着电话本翻看白天投过的岗位记录槽勿,心里空落落的。

          老六失业时槽勿,我和老五才知道槽勿,他干的活儿是送水工。为了多挣点钱槽勿,他往往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。

          老六说:“不多挣点槽勿,兄弟们连饭都吃不上了。”他挣下的血汗钱大多变成了面条槽勿,有时还有点小酒槽勿,都装进了我们的肚子里。

          那年的雪来得很早。刚进11月槽勿,风就刀片一样割耳朵槽勿,薄薄的被子无法御寒。我和老六最先送走了喜滋滋的老五。他父亲打来电话槽勿,说几乎花光家里所有积蓄槽勿,帮他进了县电力局。

          看着老五踌躇满志地坐在长途车上朝我们挥手槽勿,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落下来。我和老六都属于没有退路的人槽勿,退一步就是脸朝黄土。

          后来槽勿,老六找了家销售公司做业务槽勿,被外派到别的城市开拓市场槽勿,我则有幸进了一家小公司的策划部。将他送上火车那天槽勿,雪仍在下。

          老六拉开车窗喊道:“哥槽勿,你要保重呀。”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悲凉。

          回到曾经人声鼎沸的小屋槽勿,我呆呆地坐了很久槽勿,却在枕头下发现一沓零零碎碎的钱槽勿,是老六留给我的。

          那个晚上槽勿,我冒雪走到街上槽勿,找到一个电话亭给家里打电话。我家是没有电话的槽勿,我打到邻居家槽勿,邻居再去叫我妈。妈妈过来接电话时槽勿,我的牙齿已经在激烈颤抖了。

          我强忍着心底的辛酸对妈妈说:“妈槽勿,我找到工作了槽勿,别操心。”泪水却止不住流下来。

          如今槽勿,小六已经在江城买房定居槽勿,他的孩子都会叫我叔叔了;老五在单位成为骨干槽勿,而我槽勿,也在这座城市衣食无忧。

          时间的尘埃掩埋了许多过往槽勿,可我还是会想起那时的情景槽勿,整个人都被一种叫“友谊”的光芒炙烤着。

        Tags:

  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duzhe/156125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  人赞过

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        推荐故事
        <button id="e3NSZ0"><tfoot id="e3NSZ0"></tfoot></button>

      2. <meta id="e3NSZ0"><font id="e3NSZ0"></font></meta>






            <samp id="e3NSZ0"></samp>